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匿世录_ 第87章:陈末之现身梦仙阁 挑拨离间十三-

时间:2021-02-05 12:5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风泊末之小说匿世录 第87章:陈末之现身梦仙阁 挑拨离间十三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花开两枝个表一束,说这楼氏被抓,这一夜辗转反侧哪里还能睡的踏实,毕竟是被他人抓来,指望自己的哥哥是不可能,胡思乱想一通却也无可奈何,不知不觉脑中想起陈末之,温文尔雅的笑容,空叹自己苦命,若是有这样的人牵挂自己,怕早就将自己救了出去,也不用再这里担惊受怕,一夜折磨显的憔悴万分,只希望柳寒梦还念及自己是柳家的二娘,能搭手救自己一把,不曾想第二日刚睁开双眼,早有丫鬟婢女在门外守候,见楼氏起来,赶紧过来帮忙洗漱,这些丫鬟巧手玲利,比家中的丫鬟都强了许多,等洗漱完毕后,又将楼氏请入前厅内,安排做在上位中,端上美食佳肴伺候用膳,楼氏也被这阵势搞的糊里糊涂,这哪里是关押,简直待如上宾一般。

    待楼氏就坐后鸿池等人鱼贯而入:

    “哎呀,夫人昨日多有怠慢,实在对不住”几人满脸堆笑,鸿池更是笑逐颜开的说着。

    楼氏惊慌失措:

    “哎!别,奴家怎么担当得起”说着楼氏就要起身让座,众人中一美貌妇人上前搀扶楼氏说道:

    “妹妹无需多礼,这是我们盟主,带众位英雄给妹妹赔不是,妹妹安坐便是”说着这女子将楼氏又强按楼氏坐在椅子上,这美貌妇人不是旁人正是这掌柜吕成之妻严雨婷,鸿池几人经昨夜一战,又得了陈末之想救,自然想和陈末之拉近关系,心中也知理亏不该拿了楼氏,大老爷们却不知如何讨好女子,宋秀和付三娘又不见了踪影,只能央求这吕成的妻子严氏前来做说客,毕竟女人跟女人方便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.”鸿池赔笑道:

    “搂夫人莫怪,昨日实在不知,才冒犯了夫人,今日我等该来给您赔罪,来来来”说话间众人纷纷端起酒杯。

    “还望夫人莫怪......”

    楼氏被搞的晕头转向但依然强做镇静说道: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奴家担当不起,还请盟主大人明示,否则这酒水奴家喝的不安”。

    鸿池等人对视几眼,将昨夜一年轻男子救命事情说了出来,楼氏这才明白,问清后才知道是陈末之救了自己,心中充满甜蜜,和几人客套一番。鸿池等人旁敲侧击的打听陈末之的事情,楼氏本来对陈末之也不是很了解,只说是自己的女婿便不在多言,鸿池等人也只能作罢,只望楼氏能在陈末之面前多多美言,待酒足饭饱后鸿池准备差人将楼氏送回柳府,却不想有下人报来,说有两位年轻男女求见,几人猜测可能是陈末之回来了,匆忙整装迎接陈末之。

    再说陈末之本想将鸿池等人直接拿了问话,但心中怀疑这十三盟乃是魔教的爪牙,于是陈末之悄悄的用神念探查了一番,看到几人正在陪楼兰兮用膳,更发现了鸿池的秘密,心中笃定,千里传音唤来了子静,才现身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果然是英雄出少年”鸿池见到陈末之朗声笑着说道,仿佛昨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一行人纷纷抱拳问安,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陈末之一一回礼,几人将陈末之和子静让至屋内就坐,楼氏更是欣喜若狂,起身行礼娇声道:

    “见过姑爷......”惹的子静一阵偷笑,陈末之也被叫的尴尬,这还没和柳寒梦成亲,姑爷到是叫上了,知道这楼氏拿自己来立威,也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鸿池命人撤残换宴,几人举杯俯首感谢陈末之救命之恩,酒宴中几人有意无意的询问陈末之的出身啊,师门啊,道法等等的事情,又有人问道淮阴和扬州府的事情时,陈末之故意不肯回答,道门第一令就是不得在俗世之人面前炫耀功法,无奈子静只能替主人胡乱回答,一时间这些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清陈末之到底是何方神圣,显得很是朴树迷离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后陈末之让鸿池先将楼氏送回柳府,鸿池自是惟命是从,命人八抬大轿将楼兰溪送走,。

    众人又闲谈一时后言归正传,陈末之问道为何将楼氏和柳寒梦抓来,鸿池等十三盟众人面楼尴尬,这鸿池思索半天不知如何回答,旁边的盐都单刀门的长老狄丘本就是急性子按捺不住说道: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好说的,该怎样就怎样,何必吞吞吐吐,又不是不可告人之事”气愤的怒哼一声,旁边的众人也一一符合,让鸿池坦言便是。

    鸿池无奈空叹一声说道:

    “陈公子,近年来江苏一些地方有儿童丢失,更有我单刀门,空洞派,峨眉派等等一些江湖儿女失踪百十有余,俗话说天下本一家亲,我十三盟身为江苏武林人士,自当为民做主,经过几日来彻查后发现是东海魔教所为,此教又名天命教,意思是天命所归的意思,这魔教近年来趁清军入关,刚刚平定天下,屡屡威胁到中原安定,听闻其他省市也有类似事情发生,本人身为十三盟盟主岂能任由魔教为所欲为,当号令有志之士将这魔教弟子铲除,但这魔教甚是神秘,魔教弟子无论身份或者藏身处,都很难寻找,这魔教总坛更是不知地点。”

    鸿池的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,若是寻常一般人恐怕都被这鸿池蒙骗过去。

    鸿池干咳两声继续说到:

    “前几日我盟内弟子探得,这柳仁柏就是魔教联络人,固我十三盟齐聚苏州想将这柳仁柏擒拿,却不想这柳仁柏已死,听闻魔教弟子都有令牌藏身,有这令牌就能和魔教取得联系,固请来夫人和柳姑娘问话”。

    鸿池和说完后双手抱拳,其他人也纷纷附和,在鸿池说话的时候陈末之细细观察,这众人中除了世蒙外其他人的态度极其诚恳,看来真是被这鸿池忽悠了。

    “哦二娘和柳寒梦确实不知此事,不过这柳仁柏死的时候,子静却是在旁边,”说这话陈末之看向子静向其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子静自是聪明伶俐之人:

    “是的,这柳老爷死的时候我正在旁边,不知道鸿盟主要什么样的令牌”

    鸿池听闻子静在场后,激动的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就是菱形,黑色......”双手比划着。

    陈末之和子静对视一眼,固作不懂:“鸿盟主这可有何参照之物......”

    看这鸿池一咬牙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:

    “哦,就像这样的令牌”说着举在面前给子静和陈末之观看

    “哦,鸿池盟主也有令牌,不知道你这令牌如何得来,难道也和魔教有关。”陈末之早在入门前神念早就查看到这令牌的所在,所以故意问道,。

    “哦,不不不,此乃我十三盟的盟主令,和魔教的令牌有点相似,却不是同一的令牌”鸿池说着就要将令牌放入怀中,众人也一一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鸿池盟主且慢,这令牌我还没看明白,怎么知道柳仁柏身上是否有你的令牌”子静看到令牌也是吃惊,但依然故作镇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......”鸿池顿时为难了起来,旁边的几人看鸿池的表情也是着急,石破天说道:

    “盟主这盟主令,给这位姑娘看一下也无妨,相信这姑娘不会夺了这令牌”

    “哼,真是小气......”狄丘气愤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鸿池面露尴尬之色:

    “还请姑娘鉴别......”说着将令牌递到子静面前,子静细看这令牌和会长令及其相似,只见这令牌成菱形装但一头较大,正反两面刻着一些碎小花纹纹理围绕着一个大的花纹,这中间的大花纹像似一个“地”字,子静端详一会将盟主令递于陈末之,陈末之用神念查看,却被令牌上的阵法弹开,陈末之也是吃惊不小,看来这个令牌比自己的令牌等级高了许多,若不然怎么会弹开陈末之的神念。

    “哦?这两个令牌,明明一样,只是中间的文字不同而已,不知道鸿门主,这令牌是如何得来”陈末之看看手中的令牌问道。

    十三盟其他人听闻后也各个相互对视,想必是这些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算盘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..”鸿池停顿片刻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这盟主令是我青云门先祖春季子流传下来的,内涵魂修大法,并且内有绝密剑术,只是属下愚钝至今未能参透,几年前各路英雄成立十三盟,共同下了血誓,推这令牌为盟主令,每三年我们便会举行一次英雄会,选出盟主,盟主者可参透令牌内的功法”众人也纷纷符合。

    “哦,春季子”陈末之自从得了齐锺黎的记忆,自然知道这春季子,故若有所思的问道:

    “青云门先祖春季子前辈有这样的令牌,难道你青云门和魔教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哦,这属下不知应该不会吧”鸿池被陈末之问后,显得有些慌乱,但很快便掩饰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末之看了看只是装作不知,将这盟主令还于鸿池,这鸿池才算是松了口气,陈末之从怀中拿出一块会长令,这令牌中的精魂早被陈末之移到另一块令牌中:

    “鸿盟主说的可是这令牌,”

    鸿池看到陈末之拿出令牌,两眼顿时如放光一般连忙应声到:“是是是......”说着就要伸手去拿令牌,其余人也纷纷面漏喜色,陈末之看这鸿池面漏贪婪之色故意将手缩了回来,这鸿池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,面漏尴尬:

    “哦,陈公子此物确实是我等寻找之物,还望公子能......”

    “哦?鸿盟主如此肯定此物是魔教之物?”陈末之疑问后,眼神扫向其他人,十三盟中一些人有的点头称道:

    “对啊,盟主陈公子说的有理,这一定是魔教之物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,本座不会看错”这鸿池似乎很是着急:

    “这令牌定是魔教令牌”。

    陈末之笑了笑:

    “鸿盟主认定此物为魔教之物,想必是早就了解此物了,哈哈哈哈哈”陈末之冷笑几声,这鸿池也被说的甚是尴尬,十三盟其他众人,也被陈末之说的面色微变,特别狄丘等人更是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给鸿盟主,还望鸿盟主能带领盟内江湖英雄,早日扫平魔教”说着将令牌递向鸿池,在看鸿池眼神闪过喜色,伸手要拿令牌,就在此时一道虚影闪过,陈末之手中的令牌已被旁人先行抢夺了去,待众人仔细一看此人,都不禁咋舌,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常州府长乐门的门主岳享笙,这岳亨笙的轻功独步武林,此时到是用上了。

    “岳门主这是何意?”鸿池眼见到手的肥肉到了别人手里,脸色顿时难看了许多质问岳亨笙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”这岳亨笙拿到令牌后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鸿盟主且慢,岳某别无他意,既然鸿盟主认定这是魔教令牌,但不知你是如何得知的,还有我们的盟主令是不是也是魔教之物呢?还请鸿盟主明示,否则难已服众啊”说话间看向狄丘。

    “岳门主说的极是,还希望盟主说明白”这狄丘点头起身站在岳亨笙身旁。

    鸿池甚是恼怒大声喝道:

    “狄丘,本坐做事还需要向你交代......岳亨笙快将令牌给我,否则......”说话间鸿池眼神扫过几人,这几人分别是狼山的朗乡里、淮安船帮的李易峰、天虎帮的帮主胡三门,这几人心领神会,站立起来围向狄丘二人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